Tag标签
  • 传统
  • 图文
  • 卡片
全部文章

绿孔雀美江鱼不萌……自然扞卫也有“颜值鄙视

水泥

  美丽高贵的绿孔雀生存受到威胁,人们呼吁保护各显其能;而其貌不扬的江鱼遇到同样的困境,大家却避而远之爱莫能助。动物的颜值和人类的保护真的有那么强的关联吗?人和自然的关系到底是怎么样的?在三一基金会和果壳联合主办的“‘自然与我’关系启示录”主题演讲中,环保公益组织自然之友总干事张伯驹与我们分享《绿孔雀美,江鱼不萌……如何看待自然保护中可能存在的“颜值歧视”?》。

  这些年来我们作为自然保护的行动者,一直游走于我国甚至国际上的很多自然热点区域。这里边有很多非常美的地方,也存在很多意想不到的挑战和困难。我们会在江河中来回探索,也会去到它的源头、去到一些高山深谷之间。在这个过程中,我们会越发思考一个问题:人和自然的关系到底是怎么样的?人究竟是自然的一部分还是自然之外的事情?

  这种植物叫做鹅掌楸,是起源于中国和北美的一个非常高大的树种。它最大的特点在于叶子,由于貌似六指鹅掌得名“鹅掌楸”。

  因为鹅掌楸有不同的种。起源于北美的北美鹅掌楸是六指的,而起源于中国的中华鹅掌楸是四指的。而且,如果把中华鹅掌楸倒过来,就像我们传统的马褂,所以也叫它马褂木。

  中华鹅掌楸其实是一种很美丽的植物,不光叶片很有特色,而且花呈金黄色——就像郁金香,所以它的英文名字就叫做Chinese Tulip Tree(中国郁金香树)。而且它的树很大,长到几层楼高都很正常。所以可以想象,一棵几层楼高、开满了成千上万朵金黄色花朵的树伫立在你面前,会是多么壮丽的景象。

  其实,有些校园和城市公园,甚至一些城市的街道旁边都有这样的树。我们在自然保护里边有一个说法,叫做“有一些是人工培育种,有一些是野生种”。中国甚至全球最大的一片中华鹅掌楸的野生种在我国贵州省的黔东南地区。

  黔东南是一个民族自治州,绵延着一片叫做“百里阔叶林”的地方。如果一直顺着这条路走50公里,看到的都是原始的阔叶林,非常美。当地有一个关于鹅掌楸的主题保护区,旁边有一个侗族的山寨。山寨的乡亲们祖祖辈辈都在保护这一片山林,他们认为这是村寨的财产之一。这种情况特别少见:省级的自然保护区,没有工作人员,全由村民保护。同时,它也是中国第一个进入到联合国环境署的社区自然保护名录的地方。

  但是,2015年春天出现了情况,有一家企业要在保护区里做工程项目,就进入保护区并开始修路。大型的施工机械进来,造成滚石,导致保护区里的鹅掌楸损失惨重——小树被掩埋,大树也因树皮受伤而死亡。当地的侗族村民非常难过,但也不知道该怎么办,于是通过联合国驻华的官员找到了“自然之友”。

  在决定了去现场考察后,我们从黔东南其中一个县的高铁站一路开车到保护区,就看着从柏油路到水泥路,再到土路,最后到没有路。差不多十个小时,我们才辗转到了这个村子。当时的一位随行的律师告诉我,他的颈椎病都被颠好了。

  我们看到面前的景象以后,非常痛心。我们进行了很多的证据搜集——不光是拍照,还有录像和专家意见收集,最终通过三年时间,发起了环境公益诉讼,用法律的方法帮助当地村民维护了他们的利益,也帮助这片无法发声的山林维护了它们的正义。

  现在这个破坏者已经把他们在保护区内的所有设施撤出来了,也支付了几百万的费用用于修复。我们在今年上半年又去到现场,发现这片区域已经开始慢慢复绿。相信在未来五年到十年的时间,它们就能够大体恢复成破坏前的一部分样子,但还有很多,需要更长时间。

  除了以上几点,它们还有特别大的一个不同——数量。全世界有非常多孔雀,但是绿孔雀特别稀少;在我们的国家,绿孔雀只有不到500只了。我们常说大熊猫非常稀少大,可是国内已经有超过1500只了。所以,绿孔雀在国内比熊猫还稀少。

  云南有一块河谷地区,是绿孔雀在中国的最后一片完整的栖息地。但是两年半之前,很多绿孔雀听到了隆隆的炮声,因为当地正在进行非常大规模的施工,几乎会毁掉绿孔雀栖息地所有的面积。

  得到信息后,我们组建了一支专业的联合团队,有科学家、有律师、摄影师,还有一些公民爱好者。我们通过漂流和野外考察的方式进入到绿孔雀生活的区域,然后去了解这个地方是不是真的有孔雀在生长,它们的生活是怎么样的?人类的活动会不会真正对它们造成威胁?

  每天我们都会做大量的调查和记录,也发现了非常多绿孔雀生活的痕迹,这些都成为了未来非常重要的证据。

  大家可能听说过,另外有一家专门保护猫科野生动物的环保机构“猫盟”,我们关系非常好。在猫盟的帮助下,我们在无人区布置了非常多的红外相机,这些红外相机就帮我们捕捉到上百条绿孔雀在野外生存的画面。后来在法院,有工作人员告诉我,他做了一辈子的诉讼案件,这是他见到的最萌的证据。

  这是绿孔雀在沙子里边,它需要通过沙浴把体内的寄生虫给洗出来。这就能表明绿孔雀是生长在河谷地区,而且一旦被淹没没有办法有效自救。

  掌握了大量证据后,我们在昆明市的法院提出了这起预防性(在它们家园还没有被毁坏之前就提出)的公益诉讼。在法庭上,我们进行了非常激烈的辩论,有一批科学家和摄影师为他们所研究和热爱的动物所辩护、作证。

  这起案件,我们还在等法院的最终宣判,但是当我们正式起诉以后,工程就暂停施工,到现在已经两年整了。我们希望未来能变成永久停止,这样绿孔雀的在中国最后的这片完整家园才能真正被保住。

  在保护过程中,不光是我们在法庭上据理力争,还有很多朋友用各种方式参与进来,他们写绿孔雀的歌,或者画绿孔雀的画……很多人告诉我,这么美丽的生物,我们要努力地保护它们,千万不能让它们的家园付诸东流。

  其实,在这个过程中我们也有一些思考:绿孔雀作为一种非常美丽的动物,又是传说中凤凰的原型,所以绿孔雀危在旦夕的时候,有非常多朋友都支持我们。

  我不禁想到了十年前保护长江上游一些鱼类的往事。当时我们也曾经拿这些鱼的照片给身边的朋友和公众,说它们的家园马上要被毁掉了,我们要不要一起做一些事情?

  结果看到这些照片以后,很多人说长得好难看呀,真丑;甚至有小朋友说好可怕。

  其实我认为挺可爱的,我们都是小眼睛,同类惜同类。我们当时甚至找到一些非常知名的漫画家,说能不能帮我们把鱼画得可爱一点呀?然后他说实在是太丑了,确实是爱莫能助!

  这件事情让我印象特别深。所以这次在保护孔雀的时候,感动之余我也在想,难道动物的颜值和我们的保护真的有那么强的关联吗?

  其实,这些都是人类对自己的判断,甚至有些还是对某个性别的判断。其本身在社会性方面就值得很多的考量和反思,如果带给动物会怎么样?

  熊猫这种高颜值动物在这些年得到了非常多的支持和保护,而没有那么萌的穿山甲反而从二级保护动物变成了一级保护动物。大家看到的不是它可爱的脸庞,而是锋利的甲片;而且因为它能打洞,所以很多人说它能通乳,因此已经非常濒危。

  在联合国的可持续发展计划里,我们的目标是保护陆生生物、水生生物等等,而不是哪个更萌、哪个更可爱,哪个身材更好。

  从月球上看我们所在的地球,蓝色和白色相交,是一个整体,而不是一张一张可爱或者不可爱的脸。

  如果人类的审美真的能够影响到对野生生物保护的关注和资源分配,那可能就是人类智慧需要去超越的地方。因为无论是动物的珍稀与否,还是它们和我们的关系,都不是被颜值所决定的。很多时候,我们对外和对内的映射直接相关。

  如果我们认为眼睛或大或小、身材或好或坏的动物都与人类平等,我们可能会更愿意接纳自己的小众、偏门和不好。如果我们能更好地和自己相处,我们跟自然的关系就不是一个真正的问题,因为我们本身就是自然的一部分。

  北京三一公益基金会(Sany Foundation)是由中国三一集团发起的非公募基金会,以推动“科学公益”为使命,通过赋能使公益充分实现其价值,从而给世界带来真实的改变。

上一篇:

下一篇:

本站文章于2019-10-25 09:29,互联网采集,如有侵权请发邮件联系我们,我们在第一时间删除。 转载请注明:绿孔雀美江鱼不萌……自然扞卫也有“颜值鄙视 水泥